千亿宝宝:盛少宠妻成瘾

第10章 不是哄他睡觉是侍候

“那……这样,我允许你再喝一口汤?”白小诗将碗中的勺子拿起,然后喂了一勺子汤给欧阳乐。

出乎欧阳盛的意外,本以为那小子,依旧绝食对抗到底,不曾想他居然张嘴,把勺子里的汤,喝得干干净净。

欧阳乐用手指着碗中的饺子,意思还想再吃。

“你不讲信用哟,说好只喝一勺子汤的,耍无赖的小孩不乖。”

若大的厨房,除了小女人的声音,再也听不到其他。

不可否认,她的声音很好听,温柔得像春天的暖阳,挥洒在脸上,温暖的感觉。

“吃多了的话,其实就不好吃了。听说你好久都没有睡觉了,要不你先睡一觉,等你醒来之后,我再帮你做……五花小笼包?”

欧阳乐额头下面那两条乌黑的眉头,蹙得有点紧。不过幽蓝的眸子,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。

半晌,他向白小诗伸出双手,示意让她抱他。

白小诗温柔一笑,将手中的碗筷,反手放在灶台上,随之将坐在凳子上的他抱起来。

欧阳乐手抓着自己身上的白色体恤,好像是在告诉她,他的衣服脏了。

“是要我帮你洗吗?”她轻声询问,只见他点了一下脑袋。“好吧,我帮你洗。”

她抱着欧阳乐从灶台那边走出来,这才发现在厨房里,停留了好一阵的欧阳盛。

欧阳盛并没有因为,眼前的女人,劝说了他的儿子吃饭,而表露出好脸色。相反,脸色阴冷到了极点,特别难看。

不过,他没有直接发怒,摔东西砸人之类的举动。

他欧阳盛是他的老子,他来东城欧阳山庄快两个月了,欧阳乐醒着的时候,连他都不让碰一下,更别说是抱了。

现在倒好,第一次见这个女人,他就让她抱,还那么听她的话。

白小诗因为欧阳盛那杀人不眨眼的目光,而显得有些畏惧。

欧阳乐环抱着白小诗脖子的双手,在见她如此畏惧欧阳盛时,便腾出一只手,指着厨房门口的方向。

白小诗收回自己的目光,抱着身上的欧阳乐朝门口走去。

欧阳盛望着抱着自己儿子的小女人的背影。厨房的灯光,挥洒在她的身上,将他们的身体,在白色的地板上,形成一抹剪影。

影中,小男孩儿依偎在她的怀中,看似特别依赖。犹如亲生母子般。

“那小子是有病吗?居然跟一个对他老子下药的女人,表露得如此亲近。他这是将我置于何地?”

在小女人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后,欧阳盛再也忍不住,冲着景浩然怒吼一声。

“小少爷确实是有病。”景浩然努力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,顺从的回答。

“饿你个三天三夜不准吃东西。”欧阳盛冷斥一声。

“是,少爷。”景浩然一头黑线。

不过,悬在景浩然心上的石头,现在终于可以沉下去的了,他的脑袋也保住了。不吃就不吃吧。

本想着遵照着老太爷临终的嘱咐,一定要让少爷欧阳盛对女人产生兴趣,然后结婚生子。

欧阳盛三十年的清白之身,终于成功被一个女人破了。最后还出乎他的意外,少爷还说什么‘做到她承认,自己给他下药为止’。景浩然这才刻意,让白小诗的命续着。

现在看来,他走的这一步险棋,是真的走对了。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有那么好吃吗?”欧阳盛走近灶台,拿起锅中的勺子,舀起其中一个饺子,就往自己的嘴里塞。

两个月以来,欧阳乐这几天,折腾得更厉害,害得他也没怎么休息。那小子三天未进食,只喝一点水,他又何尝不是。

一个个饺子,塞进他的嘴巴里,剩下的十几个,不到两分钟时间,就被他解决完。

“破饺子,还是猪肉白菜馅的,难吃死了。”欧阳盛大声的吼叫着。

“嘭”的一声,他将手中的勺子,重重的仍进锅里。转身走出厨房。

“……”景浩然赶紧给他让道,好奇的伸长脖子,只见锅里只剩下一点残汤。

不好吃吗?若真有那么难吃,为什么还能吃光?

景浩然也饿,拿起被欧阳盛仍进锅里的勺子,偷偷的舀了一勺子汤喝了。

是个人只要饿了三天三夜,吃什么都是美味的吧。

白小诗抱着欧阳乐,来到他的卧室。不过小家伙没有让她为他换衣服,而是自己换上了睡衣。然后把脏衣服交给她去洗。

她在浴室门口洗衣服,小家伙却站在浴室门口,像个监工似的,直勾勾的盯着她。

“你不用一直盯着我,我会帮你洗干净的。”她回头看了他一眼,手中搓着沾有油渍的体恤。

这孩子这么小,气场却跟他那个爹一样,大得有些吓人。跟家里面的白小帅,完全不是一条路上的。

不一会儿后,他走到她的跟前。她再一次抬头看着他,他眯了眯有些沉的眼睛,似乎在示意她,他要睡觉。

“你要我哄你睡觉?”她猜测着他的意思。

要不是家里还有一个,与他一样的宝宝,她又怎么知道,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?

白小帅喜欢吃她做的猪肉白菜馅饺子,她只是试试,没想到还真就合了他的口味。看来双胞胎,不仅仅长相差不多,连喜好也会有相同。

以前她总是嫌白小帅话多,整天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,现在看到眼前的欧阳乐,她倒是希望,他也能够和另一个儿子白小帅一样,对她说个没完没了,他却不能。

一个星期了,也不知道外婆和小帅怎么样了,医院会不会因为她,没有及时交上外婆的医药费,而把她赶出去呀?

欧阳乐见白小诗在发愣,用手戳了一下她左边肩头。嘟着的嘴巴,显得很不悦。

“知道了,不是哄,是侍候!”她回过神来,对视他脸上不可一世,高高在上的表情。

她站起身,将手上的水,直接擦在身上的裙子上。然后把他抱进卧室。

老子和儿子一样,都像她欠了,他们八辈子债似的。

欧阳盛走进欧阳乐的卧室,小家伙早已依偎在女人的怀中睡着,而女人可能也是太累,半躺在床上睡觉。

给他下药,爬上他床的女人,现在还妄想躺在他儿子的床上睡觉休息?

她是以为自己劝说欧阳乐,吃了一顿饭,就是功臣了吗?

“喂,醒醒。”欧阳盛用脚踢着白小诗,外露在床边的腿。

“别闹,赶紧睡吧宝宝。”白小诗扭动了一下身躯,睡梦中喃喃自语,抱着怀中的欧阳乐,继续睡觉。

“宝宝?死女人,叫谁宝宝呢?”欧阳盛怎么能容许,像她这样的女人,如此亲密的称呼他的儿子。

三五几下,拿开她抱着欧阳乐的手,强行将她从床上拉起来。

白小诗在地牢里呆了一个星期,出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照顾欧阳乐吃饭,衣洗。要不是景浩然让人给了她一杯牛奶,她早就坚持不住了。

此时被欧阳盛强攥起来,依旧处于睡眠中,身体瘫软的扑进他的胸膛。

“宝贝乖,别闹哈……”她抓着欧阳盛身上的衣服,脑袋在他胸膛磨蹭。

小女人的话,在欧阳盛听起来,实在是有些露骨。

他这会儿相信,她口中的宝宝,绝对不是在叫他的儿子欧阳乐,应该是对一种男人的称呼。

不要脸的女人,真不知道她被多少男人睡过,居然还敢勾搭他,给他下药,爬上他的床,甚至毁掉了,他保留三十年的清白之身。

“给我出去。”欧阳盛攥着白小诗的手臂,直接是将她从欧阳乐的卧室拖出去的。

白小诗浑浑噩噩,昏昏欲睡,犹如处于在梦境当中,还在地牢中垂死挣扎。

考虑到眼前的女人,在他儿子面前,还有一点作用。他还不能将她给弄死,所以把她仍进了另一个房间。

白小诗抓着欧阳盛身上的衣服,如同攥着唯一一根救命稻草,死死不放。在他将她推倒在床上时,他的身体,硬是被她攥拉了下去。

欧阳盛手支撑在床上,紧紧的握成拳头,眼睛里表露出肃杀之气。

“唔……”白小诗痛苦的呜嗯一声,口中吹出一丝热气,直扑男人的脸上。

他定定的盯着身下的女人,脑海中回荡着,一个星期前,她在他身下,被他一次又一次折磨的场景。

白色的灯光,照射在小女人的脸上,将她白皙的脸颊,照得有些苍白。秀眉紧蹙,两排长长的睫毛,如黑墨扇一样浓黑,小巧的鼻子,呼出温热的气息,嘴唇性感,不在像刚刚从地牢里出来那会儿,那么的干涩苍白。

她微微蠕动了一下红唇,压着她的身体,仅隔一片薄薄的布料,足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炙热的体温。

目光再往下,是尖尖的下巴,修长白皙的脖子,性感缭绕的香肩锁骨,以及半透明的高耸……

该死,在嗅着独属于女人身上的香气时,他身体里面,居然有一股躁动不安的热流,仿佛要将他的身体炸开,迸裂出来。

小女人再一次,动弹了一下身体,刚巧嘴唇轻触在了他的脸上。

欧阳盛喉咙一紧,难受的哽咽下,卡在其中的口水,扭头覆盖在她的唇瓣之上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