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我倾国爱你倾城

第五章:难言之隐

站在律师事务所紧闭的门前,还未到早上八点。

鱼羽儿知道事务所上班时间是早上九点,就算每天都是鱼忆来得最早,他也要八点半才到这里,可是自己如果等到八点半,那上班就必定迟到了。

又打了电话,仍是关机,她叹了口气,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去上班,找到甘芸应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走进设计部,办公室里空荡荡的,还没有同事到来,鱼羽儿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放下包,以示自己已经到岗,就转身急匆匆地走了出去,来到电梯前,按了向上的按钮,甘芸的办公室在五十八楼,她每天都来得很早,这个时候,她应该已经在办公室了吧。

正想着,电梯门开,鱼羽儿以为电梯里没人,刚想往里走,却发现电梯里赫然站着甘芸,不由愣了一下。

甘芸眉头紧蹙,明显的心事重重,心不在焉地忽然注意到电梯门外的鱼羽儿,不由也是一愣。

“甘……甘总,”鱼羽儿还是不习惯叫甘芸一声姐,这里又是公司,还是避嫌为好,一手挡住电梯,不想多说废话,直接问道,“昨晚我哥是跟你在一起吗?怎么我一直打不通他的手机?”

甘芸神色变得复杂,眸光闪动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见鱼羽儿一直挡住电梯门,定定地看着自己,想起鱼忆的千叮万嘱,犹豫半晌才说道:“你哥手机出了点问题,他……”

忽然咬了咬唇,眼神不再闪烁,看着鱼羽儿:“我现在还有急事要办,完了之后再来答复你的问题。”

说着,她伸手推开了鱼羽儿挡住电梯门的手,向她点了点头,眉间却仍是紧蹙。

鱼羽儿看着电梯门在眼前缓缓合上,心里的不安却越扩越大,甘芸略显苍白憔悴的脸色,闪烁的眼神,让她莫名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,却又不好再追问下去,只得转过身,慢慢走回设计部,来到办公桌前,只觉前所未有的的坐立不安,根本无心工作。

设计部里渐渐热闹起来,空中漂浮着咖啡的香味,以及略略杂乱却并不吵扰的说话声,鱼羽儿被不安与疑惑困扰着,没去注意同事们究竟都在讨论些什么,更没注意到今天设计部里的氛围有些异常。

夏露终于从那群女同事们的热烈讨论中抽身出来,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,放下手中未喝完的星巴克咖啡和手提包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。

“我的天哪!没想到只是出了几天差回来,公司里就已经天翻地覆了!”她望向邻桌的鱼羽儿,一脸惊叹又兴奋的神色,“羽儿,你也听说了吧?”

兀自出神中的鱼羽儿回过神来,有些迷糊:“听说什么?”

夏露见她一脸茫然,不由惊讶:“你没听说吗?总裁来这里亲自坐镇了,据说就是昨天下午的事。”

“总裁?”鱼羽儿依旧茫然的,心不在焉地下意识问道。

夏露见她一副不在状态的模样,忽然明白过来:“对哦,难怪你不清楚,我都忘了,你才来这里工作半年,根本就没见过总裁本尊。”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