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世灵神

第5章 怒火蔽心

白辰嘴角淡淡的歉然笑容陡然消失,眼睛中冒出一缕慑人的寒芒,扭过头奇快无比的一拳击中刘启的胸部,刘启痛喊一声,嘴里喷着血向后飞起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“你……噗!!”白辰那一拳又狠又重,如果不是刘启是高级灵徒,那一拳足以把刘启送上西天!

周围嬉笑谩骂的纨绔就像一个个被掐住脖子的鸭子,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白辰。

“炼体士,他是中级灵徒的炼体士!”周围已经有人认出白辰的修为大声喊道。

“什么,他……他转成炼体士了?”周围的纨绔惊讶的喊道。

炼体士,那些天赋无法修炼的人摸索出来的一种修炼方式,借助灵气淬炼身体,也能变得很强,但这种方法很少人修炼,炼体士,需要从小用灵气打磨身体,修炼过程痛苦无比,很是艰辛,而且效果很小,一个中级灵徒炼体士远不是普通中级灵徒的对手,更重要的是进展太慢太慢,从未听过有炼体士能达到灵宗境界。

“呼~吓了我一跳,原来修炼炼体士了。”周围的纨绔如释重负的舒口气。

“竟然修炼炼体术,哈哈……废物只能选择废物的修炼方法,果然是废物!”王少天语气尽管不屑,但声调却不敢大起来,白辰的凶狠他看的清清楚楚,刘启被他一拳打得生死不知,这个疯子,等自己晋级灵师,看怎么收拾你!

周围的人再次窃窃私语起来,但没人再敢大声,更不敢明目张胆的指着白辰的鼻子大骂废物。

“白辰,这笔仇我记住了,你等着我晋级灵师,绝不会轻饶你!”刘启在两名仆役的搀扶下费力的站起来,撂下句狠话就要走,两个仆役也瞪了眼白辰,搀着刘启就要离开。

白辰嘿嘿一笑堵着三人的去路,这下刘启三人都慌了,左边的仆役色厉内茬道:“废……白……白辰!你想干什么?!!别得寸进尺,我们少爷只是被你偷袭,不然他可是高级灵徒,对付你这样的中级灵徒炼体士,几拳就能打趴下。”

白辰的目光从刘启身上转移到两个仆役身上,这两个仆役在刘启欺负他时没少出力,两个蝼蚁的垃圾!!

白辰眼中冒出冰冷的寒芒,身形一动两只手把两个仆役拎起来,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,把右边的仆役扔在地上用脚踩住,两只手抓住左边仆役的胳膊。

“咔嚓!!”

“啊啊啊啊!!!”仆役抱着胳膊屎尿齐流的大喊大叫,周围的人也惊呼的后退一步,那个仆役的胳膊被白辰掰成两段,骨头茬子穿透皮肤露出来,森白的骨头上满是鲜血。

“放了我,放了我吧,求求你放了我吧……”仆役抱着胳膊跪在地上求饶,他就是个仆役,不是哪家的少爷,就算杀自己十七八次,白辰也绝不会赔命。

“当初我记得你是对我又踹又打,两条胳膊两条腿都用了吧。”白辰眼中没有丝毫怜悯,因果循环罢了,当初就因为自己好欺负,这两个仆役对他又打又踢,口中还秽语不断,朝自己吐唾沫,当初那么羞辱自己,如果自己真是废物,自然没人索取报应。

但……自己不是废物,他种下的因,长出的恶果,自己亲手还给他,很公平。

“饶我一次,白公子,白少爷,求求你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仆役痛哭着求饶道。

“当初你不动手,就不会有今天,既然你动手了,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,人,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对吧?”

“咔嚓!!!”

森白的骨茬子刺出来,而那个仆役已经痛得晕过去,周围许多人都被白辰的凶狠吓呆了,杀人不过点头地,白辰这是要彻底废了这两个仆役,让他们……生不如死!!!

没有理会晕死的仆役,白辰继续抓起他的一条腿,很多人都扭过头不忍再看。

“咔嚓!!!”

骨头断裂的声音刺耳异常,那个晕过去的仆役再次醒过来,口中喊着魔鬼,语无伦次的向后挪,地面都被拖出两条血印子,竟然被白辰吓得神智都不清楚。

白辰不记得自己很狠毒,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做出这么狠毒的事后,心里面居然会没有一丝愧疚,这四年,对他的改变很大很大,大到……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。

把那个仆役最后的一条腿掰断后白辰就放了他,王家不会养这种四肢残废的废物,而他被赶出王家后连个糊口的伙计都找不到了,只能沦为乞丐,不过……谁说乞丐就没有竞争,没有压迫呢,在底层,那种压迫,还要凶残!!

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!!

“饶命,饶命,饶命……”另一个仆役跪在地上脑门都磕破了,看的周围人都生出不忍之心,希望白辰能住手放他一次。

白辰心中是很想放他一次,就这样踹他一脚让他滚,但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,自己的双手已经拽住仆役的一只胳膊,仆役拼命的想要挣脱,但他连个初级灵徒都不是,就一普通人,怎么能逃脱得了白辰的手掌。

“够了!!你要真恨他给他一个痛快,这样折磨人有意思吗?”一个壮汉怒声喝问。

“咔嚓!!!”

双手用力,仆役惨叫一声痛得晕过去,白辰就像没听见壮汉的喝问,扔掉掰断的胳膊,拿起另外一条胳膊。

“住手!!”壮汉大喝一声向前一步,一把抓住白辰的肩膀阻止白辰继续行凶,“他只是个下人,你这么狠心肠对待他,于心何忍!那个正主就在旁边,有本事找他的啊!!”

白辰看了眼壮汉摇摇头道:“他种因,我还果,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,真的,但……那枚恶果,他不吃,谁吃?”

“那个正主我现在还没本事这样对他,一旦我有了实力,他的恶果,我会还给他,让他吃下。”

壮汉看着白辰平静的眼眸,白辰在打刘启时眼中还充满了杀意,但他现在的眼神……很平静,就像在说一加一等于二一样,这种平静的眼神,比起刚才要杀人的眼神……还可怕!!

“停手吧。”壮汉摇摇头劝说道:“你已经被怒火影响心智,这样下去,你迟早会走火入魔,停手吧!!”

“你也看出我心中的怒火了,那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点燃的!!!他玩火,就不要怕被烧!!这是我和他的事,我不希望把你牵扯进来,你应该看出他这是罪有应得,凭什么阻止我!!!”

壮汉张张口,最后还是摇摇头,不过抓在白辰肩膀上的手掌却离开了,就在白辰要继续时,壮汉手起刀落,仆役的脑袋掉在地上,喷出的鲜血把白辰都染红。

壮汉手中拿着长刀,一步一步向着那个四肢俱断的仆役走去,而那个神志不清的仆役看到壮汉后,他的眼中竟然燃烧起一团火焰,用断了的四肢像条虫子似的爬向壮汉,好像到了壮汉哪里,他就能得到救赎。

壮汉手起刀落,一颗头颅再次落地,看着那个脑袋上露出解脱的神色,壮汉烦躁的跺跺脚,收起刀向着远方走去。

看着地上的两颗头颅,白辰突然喷出一口黑色的血液,心中的郁气舒缓许多。

“谢谢。”

壮汉听到白辰的谢声脚步顿了顿,仿佛没听见似的走了。

看着地上脸色苍白,浑身颤抖的刘启,本来要羞辱他一番的白辰没了兴趣,摆摆手道:“滚吧,等到了那一天,我会一刀砍了你,不会这么羞辱你了。”

听见白辰让自己滚,刘启如蒙大敕,捂着胸膛连滚带爬的跑了,本来准备等伤势好了就报此日之仇,现在刘启再也不敢这么想了,心中暗暗发誓,不到灵师,自己绝不招惹这个疯子!!

处理完刘启,白辰深吸口气缓步走到人群中间,定定的看着小雅说道:“小雅,出手吧。”

小雅浑身一颤,打了个机灵,看着一身鲜血的白辰,白辰刚才的残忍身影还没在心中散去,此时,小雅心中哪还有要不要打断白辰一条腿,要不要把白辰揍成熊猫,要不要烧掉白辰头发,而是在想自己会不会像刚才那两个仆役一样,被白辰把两条胳膊两条腿掰成两半。

“呜呜呜……小姐,小雅再也不敢偷吃你的点心了,你不要派小雅和他打,小雅不想胳膊腿被掰断,呜呜……”小雅抱着邱韵吓得瑟瑟发抖,说什么也不要上场和白辰打了。

别说小雅,就连邱韵都被白辰的凶狠吓得不敢上前和白辰打了,把别人胳膊腿掰断,眼中没有丝毫波澜,就像把两根树枝掰断似的,可怕,太可怕了!!

看着被吓哭的小雅白辰不知所措了,小雅可是高级灵徒,白辰都做好了被痛殴的准备,结果还没打,就把对方吓哭了。

邱韵深吸口气,她清楚白辰只是凶狠,真要动手,肯定不是小雅的对手,但前提是小雅别有惧怕之心,现在的小雅,在白辰面前估计站都站不稳,这还打什么啊,小雅上去说不准真被那个家伙掰断双腿双手。

就这么算了?

邱韵心里一百个不愿意,自己这次是来报仇的,丹墨莲被这家伙吃了,要教训他一顿吧,看小雅这幅摸样,上去谁教训谁还说不准,但就这么算了,邱韵怎么想怎么憋屈。

“小雅不和你打,我和你打!”邱韵气鼓鼓的说道。

纳尼?她和自己打?

白辰连忙摇头,开什么玩笑,邱韵可是中级灵师,捏死自己跟玩似的,上去纯属被虐,绝对不能答应她换人!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