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世灵神

第8章 燕勒

风魔狼眼里射出嗜血仇恨的目光,就像两把利剑射向白辰,如果刚才,白辰肯定不敢看风魔狼如此慑人的眼睛,但此时命悬一线时,白辰也爆发出全部的能量,对于生命的渴望远远超过风魔狼对他的威慑。

“去死!!!”

白辰一手攥着风魔狼的大嘴一手推着它脖子,脑袋突然狠狠撞向风魔狼的大嘴,尖牙和脑袋狠狠的碰在一起,白辰的脑门立刻被尖牙刺出两个洞,滚滚鲜血很快就把白辰的脸全部染红。

白辰的凶狠也被自己的鲜血激发起来,脑袋虽然剧痛,但白辰就像没有知觉似的,眼中也射出魔兽似的凶狠目光,大吼一声再次狠狠撞在风魔狼的大嘴上,把两颗獠牙都撞出了鲜血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风魔狼发出一阵抽痛的呜咽声,脑袋也不禁被白辰撞得向上升起,趁着和风魔狼大嘴拉开的距离,白辰松开掰着它嘴的手,狠狠攥拳朝着风魔狼的脑袋就是一拳。

风魔狼痛叫一声大嘴张开,朝着白辰的脖子再次咬来,然而白辰再次一拳打来,掐着风魔狼的脖子一拳一拳打在它脑袋上。

“嗷嗷嗷!!!”

风魔狼张开嘴,白辰心中一寒,连忙挥拳把风魔狼的嘴巴打偏,一道风刃打在白辰耳边,就像一把刀砍在哪里一样,一根两只粗的树枝被整齐的截断。

“混蛋,去死!去死!老子刚刚解封那座该死的臭塔,才不会死在这里!你给我去死!!”白辰怒吼着一拳一拳打着风魔狼的脑袋。

风魔狼不断试图咬白辰的脖子,几次无功而返后,它开始咬白辰的胳膊拳头。

白辰虽然几次躲闪,但挥打狼头的胳膊还是不断增添着伤口,很快他的胳膊上拳头上布满了伤口,风魔狼的嘴里也全是鲜血,有的是咬的白辰的血,也有被白辰打得吐出来的血。

一人一狼在月光的照耀下,滚在地上进行着生死搏杀,不管是人还是狼,现在都没有了疼痛,甚至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,只剩下攻击对方,厮打对方,杀死对方!!!

“去死!去死!去死!!”白辰掐着风魔狼的脖子一边用拳头打一边用脑袋撞,比起风魔狼,白辰现在的疯狂残暴,比它更像一只魔兽。

风魔狼张开大口再次凶狠的咬来,白辰掐着风魔狼脖子的手使出全身力气推开,同时一脚狠狠踹着风魔狼的肚子,风魔狼惨叫一声竟然被白辰一脚踹开。

什么情况?!!

白辰一时没反应过来,他踹了没有四十脚也得有三十脚了,要是能把它踹飞早就踹飞了,怎么这一脚就把它踹飞了呢?

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白辰眼里,那个身影大喝一声,手中的斧子重重砍在风魔狼的脑袋上,一股鲜血喷出,喷了白辰一身,硕大的狼头飞起来,正好落在白辰脚边。

“是你?!!!”

看清来人后,白辰不由叫出声,那个身影也看向白辰,看了许久,皱起眉头没记起白辰。

“小兄弟,一个人这么晚还在暗夜山脉,很危险的。”壮汉向白辰伸出手,没有一点儿恶意。

“谢谢。”白辰被壮汉拉起来后,他的口中满是真诚的道谢着。

“把衣服脱了,我给你抹点药粉。”壮汉掏出一个纸包说道。

白辰二话不说的把衣服脱下,刚才搏杀时还没感觉,等停下来,一股股钻心的刺痛从全身传来,两只手更是疲软无力,真不知道刚才哪来的力气打风魔狼的。

壮汉看了眼白辰的身体‘咦’了一声,拿出药粉敷在伤口上,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说道:“小兄弟,你的身体挺结实啊,看外面你的伤很严重,伤筋断骨算轻的,但那个畜生只把你肌肉抓破,就这还没刺穿,筋脉骨头都没事儿,休息两天就没事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我是炼体士,身体还算可以。”

壮汉看了眼白辰想了想突然道:“我记起来了,你是在陵水街打人的那个。”

白辰咧着嘴呵呵一笑伸出手道:“小弟白辰,这次多谢兄台相救,大恩不言谢,以后若有用得着我白辰的地方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“哈哈……用不着,在丛林碰见这事儿,谁也不会出手不救,对了,你叫我燕勒就好。”

“燕大哥!”白辰叫了一声,自从上次见面他就对燕勒很有好感,这次更是被救,心中感激莫名,在丛林里碰见这事儿,也幸亏遇见了他,不然十个人中得有九个半藏在一边,等白辰和风魔狼一死一残后,他们才出来当那个黄雀,白辰就算能从风魔狼口中逃生,也难逃一死了。

“你一个人大晚上在丛林里乱跑什么?那匹狼也是你杀死的?”燕勒指着化了冰的母狼疑惑问道。

“嗯,我在任城得罪的人太多,混不下去了,想去丘城混混。”

燕勒拍了白辰一把道:“小子,行啊,还不到灵师竟然能杀一匹风魔狼,还能和另外一匹杀的难解难分,真小看你了,来,喝一口。”

白辰接过酒壶,打开塞子一股浓郁的酒味呛得白辰差点咳嗽出来,话说白辰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喝酒,他仰着脖子就跟喝水一样咕嘟咕嘟灌了两口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白辰苍白的脸一下通红,仰天就把口里的酒喷出去了,呛得他连连咳嗽,咳嗽牵动着伤口,疼的白辰一边咳嗽一边咧嘴,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。

“哈哈……阿辰!你别说你还没喝过酒,哈哈……”燕勒看着白辰的囧样得意的哈哈大笑,一把抢过酒壶,跟白辰刚才一样仰头咕嘟咕嘟,一连喝了三大口后,他才放下酒壶,一脸满足的擦了把嘴巴,口中哈出一口酒气,满脸红光。

咳嗽了半天,白辰才摇着头说:“不行,不行,喝不了这玩意儿,我还是喝点水吧。”

那口辣酒呛得白辰晕头转脑,鼻涕眼泪都流下来了,难受坏他了。

“切……男人哪能不喝酒,别说不行,男人更不能说自己不行,来,再来口!”燕勒把酒壶递给白辰,口中满是鼓励地说道。

白辰被燕勒说的不喝不行了,不就一口酒吗?!!老子连风魔狼都能杀,还喝不了一口酒了?!!

“好!那我就来一口!”白辰接过酒壶,口中深吸口气,仰着脖子再灌了自己一口,一股强烈的酒辣味顿时呛得白辰又想喷出去,但还是被白辰憋着脸,咬着牙,一使劲咽下肚子。

“好!!爽快!!”燕勒高兴的哈哈一笑,拿过酒壶又咕嘟咕嘟仰着脖子一口气喝了半壶子烈酒。

“行了,你受了伤,等伤好了,咱俩不醉不归,走吧,我的帐篷离这不远,过去在我那睡一觉,我正好也想去丘城混了,明儿咱俩顺道一起走。”

燕勒拿着小刀熟练的把两匹风魔狼解剖,取出两枚风系魔晶,一大一小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。

魔晶,魔兽体内的灵气聚集而成,是魔兽最重要的部位,这里面聚集的灵气虽然无法直接被人吸收,但可以制作灵武、护甲和药剂,非常的珍贵,这两枚魔晶,卖了可以换五块灵石!

“收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燕勒把两枚魔晶扔给白辰,白辰想要分给燕勒一块,毕竟那匹风魔狼是他杀的,而且还救了自己一命,但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
“阿辰,你到了丘城准备做什么?要不,我们两个组队一起猎杀魔兽?”燕勒建议道。

“好啊,我没什么本事,去了丘城也准备当个冒险者猎杀魔兽讨生活。”

燕勒咧嘴一笑,拍着白辰肩膀,开始把这些年他的经验毫无保留的一一传授给白辰,对这些,正是白辰最急缺的,虽然很是疲惫,依旧竖起耳朵把燕勒所有的话都一一记下,这些经验,在关键时刻,就能救他一命!!

一觉足足睡到快到中午,白辰才悠悠醒来,也不知炼体士恢复能力是不是都这么强,最起码白辰的恢复力让燕勒惊讶不已,白辰那身伤势,少了说三五天才能好个大概,但仅仅一个晚上加上一个上午,看着活动胳膊腿的白辰,深的伤口已经结痂,一般的划伤竟然只留下一道伤痕,丝毫不影响身体动作。

“奶奶个熊的,炼体士的恢复力这么厉害吗?老子要不是年纪太大,也当炼体士了。”燕勒妒忌的说道。

“得了吧,勒哥,炼体士要想晋级你是不知道难度多大,我当初也是被逼无奈才去当个炼体士。”

两人边说边走,燕勒已经是灵师初级,一路上疾驰而走,而白辰竟然比他丝毫不慢,更让燕勒无语的是,跑了半天他都累了,看看白辰,脸不红气不喘,跟个没事儿一样,谁敢相信这丫的昨天还受了伤。

加入书架